文章
改變或撤銷人大常委會8.31決定 重啟政改五步曲
Wednesday, February 04, 2015

 

   改變或撤銷人大常委會8.31決定 重啟政改五步曲

 

 

     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去年8月31日公佈《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》(《決定》)。這個《決定》訂定了2017年的行政長官普選框架。《決定》為普選落下了三道大閘,包括:(一)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委員會需按照現時由1,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的規定組成;(二)由提名委員會成員過半數選出行政長官候選人;及(三)只有2至3名行政長官候選人。在經過提名委員會的「篩選」後,市民才可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。 

 

     民主黨深信,特區政府無法在8.31《決定》的框架下設計一個讓市民有真正選擇的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。因此,我們已反覆表明,民主黨6名立法會議員將會在議會與其他民主派議員一起投票,否決特區政府以8.31《決定》為基礎的政改方案。

 

     自北京作出8.31《決定》之後,香港風起雲湧,追求真普選的市民接連和平抗爭。示威和罷課一浪接一浪,最終引發大規模公民抗命的雨傘運動。相信 閣下亦知悉,泛民主派於去年12月30日已發表《香港最新民情報告》,詳述雨傘運動的起因和過程,報告亦已交給中央政府。概而言之,運動中大部份市民嚴守非暴力原則,展示良好公民素養,而他們爭取的訴求亦相當明確,他們只是促請中央政府恪守向香港人許下的莊嚴承諾,令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,讓不同政見人士可以參選。

 

   閣下於去年9月會見香港工聯會訪京團時表示,人大常委會的《決定》具有最高法律權威,不可撼動。但是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第62條第11款載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其中一項職能為:「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。」因此,8.31《決定》是可以修改的。

    

2004年4月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通過的《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》,為香港的政制改革訂下了五步曲,而第二步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可就產生辦法進行修改。在提交人大常委會的草案說明,曾有提出過就「是否需要進行修改」及「如何修改」的決定權放在中央的問題。最後人大常委會通過,訂定2007年以後,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是否進行修改需由人大常委會確定,而修改行政長官選舉產生辦法應由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,獲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,行政長官同意,再交人大常委會批准。這即是說「是否需要進行修改」的中央決定權,體現於政改五步曲的第二步,而「如何修改」的中央決定權,則體現於政改第五步。8.31《決定》訂明行政長官的選舉產生方法,明顯超出了2004年人大常委會釋法的依據。

 

人大常委會的8.31《決定》既然違反人大常委會釋法依據,亦直接促成了香港現時的政改困局,因此,民主黨認為解決的方法,是按照憲法,撤銷或改變《決定》,並重啟政改五步曲。

 

重啟政改之後,由人大常委會嚴格依照人大常委會釋法的依據,先「決定」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產生辦法可以修改,再由特區政府諮詢香港市民,達成共識後,訂出一個符合《基本法》和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》的行政長官選舉方案。我們相信,若選舉辦法是符合普及而平等原則,容許不同政見人士參選,政改方案將會得到廣大市民支持,並獲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,經行政長官同意後,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。

 

8.31《決定》公佈至今接近半年,閣下應明白香港社會撕裂情況非常嚴重,困局如無突破,政改方案必定會在立法會被否決,行政長官的選舉方法將原地踏步,中央和特區政府便要付出沉重的代價,香港社會將會更為撕裂,這是我們不希望見到的。

 

雖然時間迫切,民主黨仍然希望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能妥善處理這問題,我們促請 閣下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席上,代表人大常委會提出議案,改變或撤銷人大常委會的8.31《決定》,重啟政改五步曲,讓香港政局重見曙光。

 

順祝

 

政祺!

 

民主黨立法會議員

劉慧卿、何俊仁、涂謹申

單仲偕、胡志偉、黃碧雲

 

2015年2月4日